台湾麻豆传媒映画73部

一炷香后,拍卖会还在继续,但整个珍宝楼一楼大厅,却只有沉重的喘息声回荡。

“呃,这个,恭喜席公子成功拍下第九件拍品,咳咳,那么,接下来,第十件宝贝,来自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老掌柜忍不住抬头朝席云飞所在的包厢看去,见到那叫价的小厮还站在窗台后,老掌柜无奈的抹掉额头上细密的汗珠。

好好的一场秋季拍卖会,几乎成了席云飞一人的炫富专场。

前面九件拍品,全部被席云飞高价买走,这对委托人来说,当然是一件好事儿,而珍宝楼也能从中抽取不菲的佣金。

可这场拍卖会可不是只为席云飞一人服务的,为了维系关系,侯君集和阎立本几乎邀请了整个长安所有排的上名号的富豪和世家。

如今被席云飞这么一整,其他人哪里还有丝毫的体验感,这才刚刚看到一件中意的宝贝,那头席云飞直接叫了一个天价,当然,也不是出不起那个钱。

主要席云飞的身份摆在那里,大家平日里还要跟朔方商会生意往来,就怕无缘无故得罪了他,搞得生意都做不成,那可不是一件宝贝能够比拟得了的啊。

这时,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举着一个托盘上台,老掌柜掀开红盖头,露出几只用红绸系着的雪参……

二楼的包厢里,席云飞瞥了一眼,放下望远镜,反身走到茶桌前坐下。

那小厮见状,愣了愣,又看了一眼台上看着他的老掌柜,也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庆幸的摇了一下头。

李世民见席云飞突然没了叫价的意思,好奇问道:“那千年雪参价值不菲,市面上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,据说这么一小株吃下去,还能延寿十年呢,你难道不感兴趣?”

高贵优雅的清纯短发美女唯美艺术写真图片

席云飞撇了撇嘴,淡然应道:“您难道忘了在朔方时,喝的都是什么茶吗?”

李世民闻言一怔,接着似乎想起什么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不会吧,那参茶……里面煮的是?”

席云飞微微颔首,不在意的说道:“没错,就是一模一样的千年雪参,我家里多得是,这玩意儿喝多了就跟普通茶叶一样,没有传说的那么神奇,顶多就是一个心理安慰。”

另外一点席云飞没有明说,他已经知道这些千年雪参的委托人是谁了,对于要暗杀自己的人拿来拍卖的东西,席云飞可不敢买,万一下毒了怎么办?

当然,他只是猜测,恐怕那些高句丽人也不会觉得他会买,所以下毒的可能性很低,为了不打草惊蛇,席云飞自然也没有提醒李世民和侯君集的必要。

一楼大厅里,因为席云飞没有加入,这次叫价的声音忽然高了许多,不少肚子里憋着一肚子气的大富商,直接是几百贯几百贯的往上加。

那托盘山上一共是五株千年雪参,最后成交价破天荒的达到六千多贯,平均一株雪参一千多,比上一次拍卖会的雪参多出足足一倍有余。

拍卖会的气氛也渐渐火热起来,在角落里盯着的侯君集和阎立本双双松了一口气。

只是,他们俩还没高兴多久,第十一件拍卖品又是一件来自三国时期的古董。

原本大家兴致勃勃的热情,瞬间又被席云飞浇灭。

连着五件拍品都是古董,最高价是一套汉代古墓挖出来的金缕玉衣,席云飞直接抛出一万贯铜钱,压得几个同样感兴趣的世家家主苦笑连连。

直到第十六件拍品,又回到昨日品鉴会出现的展品,那是一对双胞胎女奴,据说来自新罗,席云飞撇了撇嘴,暗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新罗俾了,然后直接坐回椅子上喝茶。

大厅里,看到此情此景的老掌柜心中已经有了猜测,席云飞之前高价竞拍的宝贝,基本都是一些古董和玉器,而唯一两次没有参与的,都是昨日品鉴会展出的展品。

难道?

不止是老掌柜,大厅里,还有二楼包厢的几个大官也心中有了定义,感情席云飞喜欢的都是一些古物件,对于真正稀少的东西反而提不起兴趣。

这下可好了,摸清了席云飞的喜好,几个商贾相视一眼,仿佛找到了接近席云飞的门路。

两盏茶后,那一对新罗俾姐妹,被一个世家公子哥以三千贯的高价成功拍下。

大厅里的气氛又重新喧嚣了起来,摸清席云飞的套路后,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等待下一件拍品。

老掌柜看了一眼角落里站着的侯君集和阎立本,这两个人也不傻,大概猜到了一些。

此时,阎立本朝老掌柜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再拿一件古董出来试探一番。

老掌柜心领神会,第十七件拍品直接是一座镶嵌在木框里的石雕。

那石雕上一幅三彩的飞天图栩栩如生,从雕刻手法上看,颇有几分魏晋之风。

高台上,老掌柜将石雕板的来历娓娓道来。

当听到这石雕是从大漠一座石窟挖下来的,而且已经有三百年的历史,整个大厅的人都屏息凝神,一些原本十分意动的富商直接回头朝二楼包厢看去。

没有让大家失望,那名代替席云飞叫价的小厮再次出现。

“席公子出价一百八十贯!”

果然如此!

此时此刻,整个珍宝楼的人都是大松了一口气。

虽然不知道席云飞为什么唯独对这些古物件感兴趣,但只要他不参与叫价那几件真正拍得长台面的拍品,对他们来说就不算什么大事儿。

毕竟,这些古物件谁家里不是摆着一大堆,自己用来喝酒的家伙什儿都是曾经某个皇帝用过的呢,更不要说那些书画金石古玩了,家里都得摆不下,不在乎多这一件两件的。

所以,接下来的拍卖会,大家都集体养成了一个默契。

只要出现金石古玩,大家就不加价,权当给席云飞一个人情。

以至于,后面出现的一些古董拍品,成交价神奇般的保持在起拍价上。

二楼的包厢里,席云飞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直到他用起拍价,还不足二百贯铜钱,买到一本据说是曹植亲笔真迹的竹简诗集。

“这什么情况,这玩意儿难道这么不值钱吗?这也太不给曹植面子了吧?”

李世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吃味道:“下面的人不是不给曹植面子,是太给你面子了,特娘的,上次拍卖会,朕看上一巻北魏名家高允的《公羊释》,这些人愣是把价格抬到两千贯,怎么到了你这里,大家就这么给面子……”

席云飞闻言,呆愣了半响,忽然想起什么,笑呵呵的走到窗台前,朗声笑道:“今日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我一个面子,金石古玩就不要跟我争了。”

大厅里的富商扭头看来,都是一脸的不明所以,这本就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,既然席云飞主动承了人情,那大家伙儿就更乐意了,于是,纷纷起身拱手回了一礼,大呼:应该的,应该的,郎君喜欢就好!

嘿嘿,席云飞心中暗乐,劳资这才是真正吃了面子果实的能力者吧!

ttshuo